Observation

馬祖東引島 – 魚多多小吃店

這次來馬祖玩,有很多好笑的事情,不過這一篇要說的故事沒有很好笑、反而算是有點慚愧。

故事發生在東引島 downtown 的魚多多小吃店,這家店不是很起眼,離我們住的安逸旅店也只有10公尺,看起來只是一間普通的小吃店(因為招牌就只寫小吃店啊),所以我們也只是想進去吃個粗飽而已。

IMG_3839.JPG

進去之後,自然就是先看一下菜單(可惡…忘記拍菜單),果然…魚還滿多的,但因為實在有太多種菜了,我們實在不太知道怎麼點,而且又想多吃一點馬祖當地的海產,所以我們就請老闆幫我們配 3000 的合菜。

於是老闆就開始配了,他一開始說有一道叫作”夢幻魚”的很好吃,但是會比較貴,問我們要不要,這時我感覺在場至少有 5/7 的人都覺得他應該是想推銷我們貴的魚,但想說既然都來了,所以就點了下去。接著他又幫我們配了幾道海鮮跟熱炒類的食物,但是配到約莫有10道之後,他說這樣可能會到4000多,又讓我們有點小小的懷疑他是不是故意要配貴的 (因為一開始就已經說希望幫我們配3000的菜了,而且4000多平均起來一道要400多也好像有點不對勁),這時候大家的語氣就不是很友善 (也不到沒禮貌喇我覺得,但就是有想要把一些菜取消、趕快點到3000出頭,結束點菜活動的感覺)。總之後來經過一番抉擇,還是點了一桌3800的。

IMG_3835

但是,隨著菜一道一道的上來(上面這些並不是全部喔,有好幾道已經被收走了),我們發現菜都超大盤(原本想說可能是跟我們一般吃的熱炒一樣小盤、所以才覺得平均一盤400很貴)、老闆推薦的夢幻魚也真的超好吃。我們才開始發現,原來…心靈被汙染的是我們啊…我們很直覺地用都市人的眼光來看待其他人,以為老闆是要推銷我們。

後來跟老闆聊了一下,發現原來是夢幻魚那一條就要1000左右,而且可以感覺到他的出發點比較像是想推薦我們好吃的料理,雖然缺點是會比較貴,但也會有比較深刻的印象。他還拿天下雜誌的報導給我們看,想不到魚多多居然這麼猛,只好趕忙多叫老闆幾聲大大。

最後,慚愧的我,還是跟老闆拍了一張照,並且立下承諾說回來要寫一篇推薦文,希望老闆,可以從看到這篇文章去吃的客人身上間接感受到我們的誠意 😄

IMG_3838

至於晚上去山猴叔叔的店,本來老闆娘想要關店、不太想理我們,但聽到我們是安逸旅店的客人,立馬叫我們坐下,讓老闆出來跟我們聊的故事,又是另一段佳話了XDD

(噢然後山猴叔叔的兒子居然是SBL球員宋宇軒!! 還好我偶爾還會看緯來體育新聞,因為山猴叔叔先問我有沒有打籃球,我說有之後他就立馬問我知不知道宋宇軒哈哈)

Observation

《Mr.Bartender》S2E01.人生有機會成本可以算嗎

在追尋夢想的道路上,因為我們自身的不圓滿,不可避免地遇到重重阻礙,幸運的是,它們也不帶情感地點出我們自身的缺點,讓我們更看清楚自己。

我覺得這部影片有許多亮點,值得為它寫一篇文章記錄。

亮點一 – 女主角的側臉好正啊!

1.jpg

亮點二 – 2:20秒開始的音樂完全抓住我.

亮點三 – 轉折+Ending

看到9:42秒的時候,我本來還有點失望,覺得女主角下的一大串結論看不出啟發性,講到”被吃掉了”的時候實在覺得無趣。

不過下一秒謝祖武立馬看不下去出來打臉!而且就斷在這,讓人好想看下一集啊!!

1

亮點四 – 片尾

字跟人的感覺營造出特殊的立體感,而且燈光讚!

1.jpg

 

Observation

跟藝術的初次相遇?

今天到Asian Art Museum真的是很幸運,原本已經打算要離開,但突然被一個義工搭訕問說要不要聽當代藝術展的導覽(順便打個廣告,他說以前只有展傳統藝術,但博物館近幾年一直在購入當代作品,所以很新),想想時間也還夠,那就擁抱這個機會吧~結果一開始就幫助我稍微了解一個很重要的入門問題–到底要怎麼看當代藝術?

他提到,當代藝術跟傳統藝術的一個大差異在於,當代藝術家常常是帶著強烈的意圖(intention)在進行創作(但以前的藝術家就不是嗎?),而且很喜歡融入自己的生命經驗,所以作品中會有很多線索來呈現藝術家想要表達的事情。 就拿下面這張Third Time to Yellow Mountain來說,在聽導覽前的我眼中是完全看不出個所以然的XD

IMG_3482

但是懷抱著揣測藝術家動機的心情來看的話,就會從題目和表現形式中得到更多線索,例如為什麼他要將畫作命名為第三次到黃山?

將重點放在”三”的話,就讓我聯想到古人說的:”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之所以要命名為第三次到黃山,也許是想表達見山又是山的境界,才進而創作出這幅畫。(但也許他根本沒想到這句話,根本我腦補XDD)

對我來說,我覺得第二次觀看之所以會見山不是山是源於對細節的迷戀,使得觀者不只有對山這個抽象層級的認知,而是更注意山裡面的細節,但是,隨著再一次的觀看,這些細節又重新構成了一座山。這也是為什麼這位藝術家可以用抽象的形式來表現黃山吧,因為對細節的通透理解使得他可以把每個細節的主要觀念抽象出來表示。

這種有趣的詮釋方式居然在這次的相會中巧妙地被激發出來,真的是很難預料。至於怎麼去欣賞這些色塊和結構等等,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哈哈= =

另外,我們後來也討論到craft跟art的差異,現場有一位女士提到一個觀點:”Art invites you to contemplate, to view, and to think about it. Craft, on the other hand, does not invite you to interact with it.”,這兩者之間的界線可以很清晰,也可以很模糊,跟製作者的動機有相當大的關係。

動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許多人的動機交織形成了這個世界現在的樣貌,也許我們該少看看表面,多看看動機。

Observation

矽谷見聞 – 分享使你更成功

昨天在San Jose跟ASES(台大的亞太青年創業社)認識的學長吃飯,其中聊到一件事情,就是在這邊有許多成功者都非常願意分享自己成功的秘訣,不會有藏私的風氣。

於是我就冒出了一個問題,到底是因為他們成功了才願意分享,還是因為他們願意分享所以變得成功?

在一般的華人社會中,比較常有的心態是自己要留一手,才不會被超越,所以就算成功了,也不是很願意完全分享自己的經驗(除非已經跟自己沒有可見的利害關係)。根據上述的情況,反過來想就會覺得矽谷的成功者應該不是成功之後才變得願意分享,因為如果他們在不成功前都不願意分享,那他們大概也不會一夕之間轉變、變得在成功之後就願意分享(因為通常沒有一個明確的時間點定義所謂的成功,而且華人社會的不願意分享者就是一個例證)。

我們先假設矽谷的成功者是願意分享才變得成功,那接下來就可以想想他們怎麼變成功的,如果無法成立再說。我們先回到這些成功者還沒成功的時候,雖然他們這時還沒成功,他們也應該會具備一些好的特質跟知識,使得他們在未來能夠以這些資產為基礎成功。

也就是說,當他們可能在某些時機遇到一些人,他們會願意跟這些人分享自己所擁有的良好價值觀或知識,在分享的過程中,通常不會是單向的,接受的對象也一定會有一定程度的回饋(只是量多與少的差異),這些回饋可以幫助分享的人建立更完整的成功價值體系。而且,被分享者如果真心感謝,在看到適合分享者的機會時,也會很願意將資訊傳遞給分享者,我們可以很輕鬆地想像這種資訊的回饋能夠為分享者創造相當多的機會(尤其在矽谷這種地方,你幫助的人也不太會是一般人,他們能夠回過頭來給自己的幫助可能是相當大的,只是這麼功利的想法也許太過於現實)。

除此之外,分享者往往可以透過分享的過程感覺到對自己的肯定、增加自己的自信心,這使得分享者在未來能夠把握更大的機會而不會選擇退縮。

當然,我們應該合理地假設成功者本身就十分認真(讓分享者可以穩定地線性成長),所以在自己的認真之外,還多了這些額外的資訊和連接,其帶來的可能是非線性的成長。雖然分享也耗去部分自己認真的時間,但是只有自己認真努力所獲得的效益一定是不斷遞減的,那還不如將邊際效益極低的一些時間拿來提升自己額外的可能性,我覺得這是分享者更能成功的一個基本原因。

其實再仔細一想,分享就是一種長遠的利己行為,我覺得在這篇裡面的論述可以在這個例子中得到些許的印證。

P.S.昨天在跟學長姐吃飯前,跑去The Tech Museum晃了一下,本來也想去一下Tech Shop,可惜剛好遇到labor day放假所以沒開。

放一張Tech Shop的遠照

tech shop

Observation

矽谷見聞 – 提升社會的基本理論

今天早上到Cupertino的public library稍微地悠哉一下,因為有不少想法需要整理,一直吸收新資訊卻不思索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前幾天讀了一些,剛剛才讀完學長翻譯的如何創造財富,裡面有一段提到科技創新跟財富私有化的關聯性:

有很多文獻探討過工業革命發生的原因,但很顯然有一個必要條件是:
人民必須要能夠自由和平地享受他們所創造的財富。
另一個證據是,如果一個國家嘗試要回歸到舊的模式所發生的事情,
例如1960年代的前蘇聯以及1970年代的大不列顛,
當他們把財富私有的動機奪走,科技的創新就開始停滯。

這件事情讓我想問的下一個問題是,利他主義到底是不是可行的?能不能讓社會上的更多人都更願意做利益他人的行為?

我覺得這件事情是可行的,我們所需要做的事情只是擴大人類對於利己的定義。舉例來說,我們在當學生的時候可能會幫忙解答同學在課業上的問題,而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常常可以因為對方的問題而學習得更加通透。再想長遠一點,今天只是剛好我們在這個方面可以幫助這位同學,但隨著時間進展,這位同學也會有自己的專業,也許他在這個專業上就可以幫助我們,除非你是神,不然你一定會有很多方面需要他人的協助。

除了以上比較直接的反饋之外,你因為幫助他人得到的敬重、使被幫助的他人也更願意幫助他人所造成的影響力,都是更無形的資產,也可能在某個恰當的時機兌現。換句話說,利他主義的實現可以透過眼光更長遠的利己主義來開始培養。

如果我們採取上面提到的觀點,就不會只把利己的定義限縮在自己能夠擁有許多金錢上面,也能夠讓世界變得更美好。

不過,我相信也有些人利他的出發動機是更加純粹而不求回報的,但直接要求一個資本主義社會下的人民轉換到這種動機是不切實際的,必須由人民自己從有回饋的利他自行提升到無私的利他,因為我們無法逼迫別人去做自己不想要做的事。

P.S.從Cupertino public library的二樓看到的風景也相當漂亮

IMG_3276

Observation, Robotics

淺談台灣機器人產業與發展

今天應朋友之邀去他們社團舉辦的亞太菁英培訓營分享自己在機器人這個領域的一些觀察,我自己是把主題定為怎麼發展台灣的機器人產業,比較有明確的主軸。

雖然之前就有此意,但一直沒有完整梳理過自己的思緒,更不要說跟別人分享了。我覺得很幸運能有這次機會讓我把自己的一些想法整理成投影片,也是一個機會吸引更多的人來參與發展機器人產業,我覺得只要能多吸引到一兩個有熱情的人就非常值得了,因為他們還能夠再影響更多人。所以我把重點放在帶得走的思考脈絡而不是一堆知識,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把思考架構放在最前面,再用一個case study幫助大家運用這個思考架構,順便看懂Google driver-less car大概的定位在哪邊。另外也提供一個簡單的框架來看產業聚落應有的面貌。我在封面也特意強調”淺”這個字,是希望大家把我講的當一個再往上的跳板,因為這些都只是我現在的觀察(一個平常都只有做研究的人的粗淺觀察),還有很多值得改進的地方。

我在後面還是附上了一些圖片+數據來更清楚地呈現台灣的機器人聚落跟投資狀況,因為這些資料都有其參考價值,一起看有助於更具體地理解現狀,而不只是落於提供思考方法。這份投影片對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開始,希望看了投影片的人也可以接收到我的那份熱情XD

Observation

高等電腦視覺心得

這學期修高等電腦視覺我覺得是個不錯的選擇(雖然因為seminar衝到不能修VFX有點可惜),一方面是可以對整個電腦視覺領域重新go through一次,另一方面是笑話很紓壓(?)。

這學期修這門課的目標就是要讓自己對傳統電腦視覺的方法有完整的概念,因為做研究常會需要用到很多種方法的混搭,如果能有完整的基礎,之後做起研究才會順,總是需要的時候才學其實挺痛苦的。所以上課的時候我其實不太在意助教講得是不是夠深入,因為我的重點是要讓自己對這個領域有一次完整的overview。另外,我有事先掃過投影片來設定一些我希望自己這學期能夠學會的問題,所以如果助教有講到、或是他講到一些我沒先設定好但重要的觀念,我就會想辦法問清楚,所以我覺得上課的過程滿輕鬆愉快的,而且經過幾周,一周都可以學到幾個我覺得不錯的新觀念(包含把之前不太懂的重新想一次,突然就會了),算是很超值。

另外我覺得笑話也挺不錯的,有些笑話是很紓壓、有些可以開我眼界、讓我知道原來世界上還有這麼有趣的東西,像是Zach King的特效就超酷的啊~讓我也很想在未來也學更多VFX和CG的東西(不過重點還是機器人的視覺啦)。